<nobr id="5p6n6"><address id="5p6n6"></address></nobr>

    <th id="5p6n6"></th>

      <nobr id="5p6n6"><menuitem id="5p6n6"><var id="5p6n6"></var></menuitem></nobr>

      <nobr id="5p6n6"></nobr>

      <address id="5p6n6"></address>

          <thead id="5p6n6"></thead>

          <sub id="5p6n6"><meter id="5p6n6"></meter></sub>

              <thead id="5p6n6"></thead>

              <nobr id="5p6n6"></nobr>
              <th id="5p6n6"><meter id="5p6n6"></meter></th>

              <sub id="5p6n6"><meter id="5p6n6"></meter></sub>

                    <thead id="5p6n6"></thead>

                    
                    

                        <th id="5p6n6"></th>

                              <output id="5p6n6"><em id="5p6n6"></em></output>

                                <nobr id="5p6n6"></nobr><form id="5p6n6"></form>

                                <th id="5p6n6"></th>

                                
                                <listing id="5p6n6"></listing><video id="5p6n6"></video>

                                <th id="5p6n6"><meter id="5p6n6"><dfn id="5p6n6"></dfn></meter></th>

                                <th id="5p6n6"></th>
                                <sub id="5p6n6"></sub>

                                  <nobr id="5p6n6"></nobr>

                                1. <dl id="5p6n6"></dl>
                                2. <dl id="5p6n6"><ins id="5p6n6"></ins></dl>

                                  1. 搬掉“学前教育”这座大山

                                    郑秉文 原创 | 2019-03-12 14:34 | 收藏 | 投票 编辑推荐
                                    关键?#37073;?a href="http://www.ielm.tw/Blog/TagEntry.aspx?TagID=207769" target="_blank">学前教育 

                                      2018年是实施全面二孩的第三年。三年来,出生人口一年比一年少:2016年1786万人,2017年1723万人,2018年出生人口仅为1523万人;出生率一年比一年低,2016年、2017和2018年分别是12.95‰、12.43‰和10.94‰,甚至2018比之前实施一胎政策是还要低:2011-2016年每年出生人口均在1600万以上,出生率在12.00‰以上。三年的数据是一个重要信号:仅仅放开二胎已很难抵御人口“老龄少子化”的严峻趋势。据联合国的预测,我国人口规模到2030年将达峰值14.41亿,到2050年下降到13.64亿,到2070年降至12.09亿。如果按照2018年出生率显示的生育意愿,联合国的“低方案”预测结果将有可能成为大概率?#24405;?#21363;到2100年中国人口规模有可能跌破7亿,仅为6.16亿。

                                      面对未来80年的人口逆转趋势,我们应尽早采取措施,积极应对生育意愿下降的问题。育龄夫妇生育意愿下降的原因固然有很多,但抚养成本不断提高是一个重要因素,尤其是,在中小学九年义务教育之前的3-6岁的学前教育费用逐年攀升,“入园难、入园贵”已成为严重影响生育意愿的又一座大山。

                                      为鼓励生育、缓解人口老龄化、提高人口素质和国家竞争力,目前很多国?#19968;?#22320;区已经或正在把学前教育放在国民教育发展的突出位置。例如,为解决不断下降的出生率,日本将从2019年10月为所有3-5岁儿童提供免费的学前教育,并为低收入家庭的2岁以下儿童提供免费的日托服务。中国香港地区于2002年通过“教育券”计划对儿童学前教育提供财政资助,2017年又推行了新的免费优质幼儿园教育政策。丹麦、芬兰、瑞典等北欧国家都实行免费学前教育制?#21462;?#33521;国和美国学前教育实行社会化、市场化发展,既有昂贵的私立幼儿园,也有免费的公立幼儿园。总的来看,OECD 国家学前教育预算占到教育总预算的10%左右,且公费学前教育占全部学前教育的90%以上。

                                      学前教育问题已引起中央和有关部门的高度重视。“两会”政府工作报告指出:“多渠道扩大学前教育供给,无论是公办还是民办幼儿园,只要符合安全标准、收费合理、家长放?#27169;?#25919;府都支持”。2018年11月中共中央和国务院颁布的《关于学前教育深化改革规范发展的若干意见?#20998;?#23450;的目标是,到2020年,全国学前三年毛入园率达到85%,普惠?#26434;?#20799;?#26696;?#30422;率(指公办园和普惠性民办园在园幼儿占比)达到80%;到2035年,全面?#21344;?#23398;前三年教育,全面建成覆盖城乡、布局合理的学前教育公共服务体系。

                                      “入园难、入园贵”是指公立幼儿园数量较少、名额有限,入园困难或地理位置离家?#26174;叮?#34429;然价格便宜,但?#21344;?#24615;较差,只能就近选择民办园,承受着较高的家庭支出压力。在全国25万所幼儿园中,民办园已超过70%,公办园不到30%,所以,绝大多数儿童?#25913;?#21482;能选择民办园。即使在公办园,由于财政投入有限,相当一部分也不得不采取各种创收?#38382;劍?#22914;收取赞助费、择园费,特长班等方式巧立名目变相收费,加重了儿童家庭的经济负担。

                                      实行学前义务教育,是一项重大民生政策。在城市,它可以减轻家长焦虑、稳定生育率,还?#23665;?#25918;家长,充分释放?#25237;?#21147;;在贫困地区,则可以保证脱贫攻坚的成果?#20013;?#19979;去。长期看,它可提高全民族的人力资本水平,提高未来?#25237;?#29983;产率。在农村,教育部牵头实施了三期“学前教育三年行动计划”,县和乡镇普遍建立起公办幼儿园,但村一级普遍缺少学前教育机构,1100万在村儿童仍无法接受学前教育。据农业普查数据,在我国59万个行政村中,只有32%的村有幼儿园。缺乏学前教育机会,对贫困儿童的在学表现产生了负面影响。10年前,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25512;?#21160;了“山村幼儿园计划”,他们做了很好的试验,效果显著,我是充分肯定的。他们的试点县青海省乐都区未接受过学前教育的儿童,在五年级期末考试中,成绩能达到全区同年级平均分数线以上的仅有19%。长此以往,大量贫困儿童将错失早期发展的重要窗口期,所造成的损失将难以弥补。

                                      为此,建议将9年义务教育向下?#30001;?#33267;“学龄前”,其具体政策含义有三:一是指除少数家庭自愿选择营利性民办幼儿园以外,普惠?#26434;?#20799;园应覆盖和满足全国所有3-6岁学前教育儿童群体?#36824;?#21150;园只能作为普惠?#26434;?#20799;园向社会开放,民办园可选择营利性、也可选择普惠性的办园?#38382;健?#20108;是营利?#26434;?#20799;园的供给和定价由社会供给需求自行决定,不享受?#22266;?#26222;惠?#26434;?#20799;园无论是公办的还是民办的,实行统一的财政?#22266;?#26631;准、?#22266;?#26041;式,提供统一的普惠价格,使公办园和民办园的价格逐渐趋同,财政?#22266;?#21644;价格水平由地方政府决定;三是对选择普惠性的民办园不得采取任何歧视政策,在财政?#22266;?#36130;税信贷、申办?#20013;?#30417;管政策?#20154;?#26377;相关领域实行与公办园完全一致的国民待遇,与公办园在同一起跑线上进行公平竞争。

                                      考虑到目前的现状及其与《关于学前教育深化改革规范发展的若干意见?#20998;?#23450;的2020年和2035年两个目标的衔接,9年义务教育向下?#30001;?#33267;“学龄前”的具体实施步骤可分为三个阶段。第一阶?#26410;?#29616;在到2020年底,在贫困地区实现全覆盖,并纳入到2020年脱贫攻坚的指标考核体系之中;第二阶段2021-2023年,普惠?#26434;?#20799;?#26696;?#30422;全国所有3-6岁学前教育儿童群体;第三阶段2014-2035年,有条件的公办园逐渐分批完成“公助民营”的改制任务,实现公办园和民办园普惠价格单轨制。

                                    个人简介
                                    中国社会科学院拉丁美洲研究所党委书记、所长,教授,博士生导师,政府特殊津贴享受者。 中国人民大学?#25237;?#20154;事学院兼职教授,武汉大学社会保障研究中心兼职研究?#20445;?#35199;南财经大学保险学院暨社会保障研究所兼职教授。
                                    每日关注 更多
                                    郑秉文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
                                    新疆时时彩开奖直播 韩国快乐8开奖查询 pk10倍投计算器 福建22选5走势图500期 澳洲幸运5开奖网站 福建11选5时时彩助手 七乐彩走势图表近50期 山东11选5追号计划 pc蛋蛋链接 江苏快三开奖结果图 管家婆财经版码报 6场半全场中奖条件 超级大乐透开奖结果查询 3d组三5码 威斯汀娱乐场开户 特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