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br id="5p6n6"><address id="5p6n6"></address></nobr>

    <th id="5p6n6"></th>

      <nobr id="5p6n6"><menuitem id="5p6n6"><var id="5p6n6"></var></menuitem></nobr>

      <nobr id="5p6n6"></nobr>

      <address id="5p6n6"></address>

          <thead id="5p6n6"></thead>

          <sub id="5p6n6"><meter id="5p6n6"></meter></sub>

              <thead id="5p6n6"></thead>

              <nobr id="5p6n6"></nobr>
              <th id="5p6n6"><meter id="5p6n6"></meter></th>

              <sub id="5p6n6"><meter id="5p6n6"></meter></sub>

                    <thead id="5p6n6"></thead>

                    
                    

                        <th id="5p6n6"></th>

                              <output id="5p6n6"><em id="5p6n6"></em></output>

                                <nobr id="5p6n6"></nobr><form id="5p6n6"></form>

                                <th id="5p6n6"></th>

                                
                                <listing id="5p6n6"></listing><video id="5p6n6"></video>

                                <th id="5p6n6"><meter id="5p6n6"><dfn id="5p6n6"></dfn></meter></th>

                                <th id="5p6n6"></th>
                                <sub id="5p6n6"></sub>

                                  <nobr id="5p6n6"></nobr>

                                1. <dl id="5p6n6"></dl>
                                2. <dl id="5p6n6"><ins id="5p6n6"></ins></dl>

                                  1. 褚氏帝國是如何打造的?

                                    陳九霖 原創 | 2019-03-11 13:35 | 收藏 | 投票 編輯推薦 焦點關注
                                    關鍵字:褚時健 

                                      2019年3月9日,褚時健正式離開了,世上再無褚時健,圍繞褚時健的各種爭論再無意義了,從此也再無褚時健這樣的傳奇。因為天堂沒有爭議,沒有痛苦,褚時健也因此而永久安息。

                                      自2015年,我在褚時健老先生家里過中秋,一晃就快4年啦!因為我們投資的一家企業與褚老的公司合作,褚老的老伴馬靜芬馬老約我于3月2日前往褚橙莊園再聚。我欣然前往。陽春三月,馬老派她親妹妹的兒子喻斌董事長到機場迎接。(喻董事長親自開車全程陪同)。近四年不見,但當時褚老依然健在,褚氏其他家人也都安好。不僅如此,與四年前相比,褚氏家族的事業變化很大,變得更加興旺了。

                                      褚時健的故事,在全國已是家喻戶曉。1958年,他被打成“右派”,被“流放”到哀牢山“勞改”,在那個“政治掛帥”的年代,就是一個這樣被“控制使用”的人先是下放到紅光農場改造,后任新平縣畜牧場、堵嶺農場副場長,曼蚌糖廠、戛灑糖廠廠長,可見其才華出眾。1979年10月,開始擔任玉溪卷煙廠廠長,后擔任云南紅塔集團有限公司和玉溪紅塔煙草(集團)有限公司董事長。他從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小煙廠起步,經過短短的十幾年的奮斗,一躍坐上全國煙草的頭把交椅!1994年,這位“煙草大王”被評為全國十大改革風云人物。然而,世事難料,風云突變。1995年2月,褚時健被匿名檢舉貪污受賄,他本人涉案174萬美元。1999年1月9日,他被判無期徒刑,2001年5月15日,獲批保外就醫。2008年,減刑至有期徒刑12年。2011年,刑滿釋放。在那段灰暗的日子里,不僅他自己跌入萬丈深淵,其家人和親戚也都遭受牽連,其女兒褚映群還在獄中自殺。

                                      但是,正如美國作家海明威所說,“生活總是讓我們遍體鱗傷,但到后來,那些受傷的地方一定會變成我們最為強壯的地方。” 獲準“保外就醫”的褚時健,已經是73歲的古稀之年了,就在這個一般人頤養天年的年齡,“一窮二白”的褚老和馬老竟要“白手起家”,“從頭再來”!而且,還是在曾經的“流放地”哀牢山上承包了2400畝荒山開辟果園!這是怎樣的絕決!這是怎樣的信念!這是怎樣的堅韌!

                                      那時,褚時健借了2000多萬元,開始人生的第二次創業。當朋友問他,種植橙子需要多長時間獲得回報時,他告訴他們大約6年時間開始上市銷售,也就是在褚時健80歲時才結出果實。聽者不言,卻心有戚焉。于是,有些朋友心里惦記,這些錢借給你了就算打了水漂吧!而另一些朋友就找借口干脆婉拒了他。甚至作為親戚且受過牽連的喻斌姨侄也明白無誤地告訴褚時健:“我等不了那么長的時間!” (至今,這個昔日的“難兄難弟”,對褚橙的成功也沒有享受到任何成果。)

                                      也就是這樣的一個簡單得再簡單不過的過程,在褚時健尸骨未寒之時,卻有人毫無根據地猜測那些借來的錢,是褚時健在任煙草公司時留下的“后路”。即使是后來通過互聯網銷售一空的褚橙,有人不懷好意地稱其是褚時健在煙草公司的朋友私下的“幫助”。總而言之,褚時健東山再起了,各種羨慕嫉妒恨也隨之而來。

                                      但我親自接觸到的當地老百姓,尤其是褚橙果農和嘎灑鎮布衣,卻對褚時健、馬靜芬感恩戴德,不僅證實他們種植褚橙的借款屬實,更是感謝褚橙帶動附近村民發家致富和村鎮興旺。

                                      2015年,我第一次去褚橙莊園時,果樹上結滿了綠色的果實,果園中的果農說,向著太陽的、有些黃色的果子可以摘下品嘗。我只試過了一個之后,晚上就肚子疼痛,實際上那時還沒有成熟,大概要到十月份才能上市銷售。

                                      我那時問過馬老,公司發展勢頭強勁,是否考慮上市呢?她告訴我說:“老頭子反感上市,他說上市都是騙人的把戲。” 那時,褚橙莊園都是褚時健和馬靜芬的,馬靜芬擔任董事長。

                                      這一次,我得知,公司已經更名為“褚氏農業”了,因為公司接受了一筆兩億元人民幣的投資,正準備在深圳證券交易所上市了。而且,二老在公司的全部股份已經過戶給兒子褚一斌了;他們還以借款形式為女兒和孫子孫女們建立了各自的公司。為什么不是直接投資或直接過戶股權呢?我得到的回答是,二老肯定是“給的”啦!但這么安排算是一種“牽制”吧!你必須做好,也必須孝順,否則,就要你還錢。

                                      褚時健逝世之后,一些信息不對稱的書生,寫文章擔憂褚時健過世之后褚氏家族將發生股權、產權危機。這真是:“問今是何世,乃不知有漢,無論魏晉。”

                                      的確,幾年不見,恍如隔世!看到如此大的變化,我就想,一個年已74歲老人,開始創業并計劃80歲后的收獲,這是什么樣的意志、毅力和信心呢?這讓我想起了一個智者的話:“市場是財富的再分配系統。它將金錢從那些沒有耐心的人身上奪走,并分配給那些富有耐心的人。” 我同時也想到,一個已經耄耋之年的老人,由厭惡上市到轉變為支持上市,這又是多么大的改變啊!他的內心深處是否有過煎熬?畢竟他在其作為“煙草大王”的年代,中國還沒有什么“資本運作”,而且,在一個“窮得就剩下錢”的煙草行業里,哪里需要什么資本運作呢?他不信任資本運作是完全可以理解的。而今做出了如此大的改變,是真的接受了新事物,還是勉為其難順應了兒女孫們的意愿呢?

                                      我坐在喻斌董事長親自開的豪華寶馬車里,不時地聽到馬靜芬和褚橙莊園的總經理打進的電話,詢問我們到了哪里?一共幾個人。喻董事長告訴他就拉著我一人。(他事后,他告訴我,王石、柳傳志、董明珠、季克良等名人到訪褚橙莊園時,都是前呼后擁,一班人馬。)

                                      盡管我是獨來獨往,但是,我抵達褚橙莊園時,馬老和一群人卻依舊到門口迎接我,還配有3名攝影攝像師。84歲的馬老親自給我開門,讓我受寵若驚。雖是19:30,陽光依然灑滿了莊園。攝影師們請我和馬老擺著各種各樣的Pose照相。馬老的親侄女馬佳請喻斌把寶馬車開走,馬老立刻阻止了她,并說:“在車前拍照正好表明我們歡迎陳博士嘛!”

                                      很有意思的是,馬老拿著兩個黃橙橙的類似于褚橙的東西,給我一個,她自己拿一個,示意我對準幾部相機拍攝。

                                      飯桌上,我就問馬老,今年的褚橙這么早就熟了?為什么橙樹上未見橙子?是去年留下來的褚橙?馬老說,不是的,這是我種植的褚柑!她還請我喝褚酒、喝她做的酵素、吃她做的花餅。他說:“我們開了一個新業務,做花餅。這與現在市面上的花餅不一樣,因為我們的餅比較脆,掉渣兒。” 我吃著這餅連聲稱贊,一口氣吃了兩個。她說:“看上去,陳博士真的愛吃我們的花餅。不過,上海人可能不愛吃,因為他們會覺得這掉渣兒,浪費了!” 說著說著,我們都笑了,馬老真是太了解上海人啦!

                                      褚橙莊園種的不就是褚橙嗎?那么,這褚柑和褚酒是怎么回事呢?原來,在褚橙成功的基礎上,馬又獨自租了2000多畝山地,種起了褚柑。她給我的那個黃橙橙的東西就是她種植的褚柑。喻斌給我解釋說,褚柑三月份成熟,性熱;褚橙十月份成熟,性涼。我想,這也算是馬太效應吧!這兩種產品互補后,褚氏農業、褚氏家業、褚氏事業不就越做越大嗎?

                                      第二天,馬氏一家十幾口人帶著我驅車一個多小時,來到“褚馬柑園”。滿眼望去,漫山遍野都是沉甸甸的褚柑,幾乎每棵樹都要加上支架,即使如此,還是有不少果子“睡”在地上。馬家人拉著我拍了很多照片,說是為了我投資的那家公司“認養”果樹做準備(我們投資的一家企業與褚老的公司有合作關系)。馬老還親自帶上手套、操起剪刀,給我摘下果子,美味一頓后,還讓我帶回一袋到北京。

                                      我問喻斌為什么褚橙、褚柑比別的同類果子更加好吃呢?他說,這就是褚老的杰作啦!褚老引進產品后,進行了嫁接,在施肥、用水等方面也都作了不一樣的安排,以至褚橙和褚柑和酸甜比率能夠適合口味的需要,含糖量也得到了控制。他解釋說,其它果子,有些很甜,是因為注了糖素;有些過酸又不太好吃。

                                      不僅在技術方面的不同,褚橙、褚柑的租種方式也很特別。他們租用山地后,將一塊一塊的山地又分包給農戶,樹苗、技術、肥料等都由莊園提供,農戶的果子由莊園銷售,農戶獲得利潤分成。每家農戶每年獲利可達十幾萬元。而這些農民以前卻一貧如洗。褚氏莊園帶富了農戶,也興旺了周邊村鎮。大家受益,皆大歡喜。這讓我想起《湯姆叔叔的小屋》的一句話:“世界上有這樣一些幸福的人,他們把自己的痛苦化作他人的幸福,他們揮淚埋葬了自己在塵世間的希望,它卻變成了種子,長出鮮花和香膏,為孤苦伶仃的苦命人醫治創傷。”

                                      離開褚馬莊園,我們繼續驅車前往褚氏家族的其它事業單位。途中午餐時,馬老告訴我說,褚老的記憶和算術非常強,強到財務人員給他報送報表時他看一眼就能指出計算錯誤;但他的用人能力卻很一般,對于他中意的人他總是表揚,對他不中意的人他總是批評。這時,有人給我遞煙,我在婉拒的同時,問及褚老是否還抽煙。原來,他抽了幾十年的煙,而且,曾經煙癮很大,開個兩個小時的會議,一包煙就沒有了。當然,褚老每根煙只吸到一半。大概是三、四年前,一場感冒之后,他就再也沒有抽煙了。如此毅力,讓我想起了毛澤東重慶談判時的情景。知道蔣介石不抽煙,嗜煙如命的毛澤東在整個談判的過程中,居然一支煙都沒有抽過。事后,蔣介石告訴秘書陳布雷,毛澤東非常人也!蔣介石說:  “毛澤東此人不可輕視。他嗜煙如命,手執一縷,綿綿不斷。但他知道我不吸煙后,在同我談話期間,竟絕不抽一支。對他的決心和精神,不可小視。”

                                      下午,除了看過褚氏家族擬開發的特色小鎮之外,我們來到了褚酒莊園。我品過了38度和52度的兩種酒,聞起來醇香,看上去清純,喝起來爽口。褚時健占有褚酒莊園35%的股份(馬靜芬持股);喻斌占有35%的股份;其余的歸其他投資人。喻斌擔任董事長。

                                      在酒廠拍照之時,我打聽那個寫得別有韻味的“褚”字和“褚酒莊園”四個字是誰寫的。人家告訴我,這字并不是褚時健寫的。因為褚時健的字寫得不好看,他只是小學畢業生,而馬靜芬也只有初中文化程度,喻斌只是高中畢業,褚一斌是個“補習大學生”。我于是在想,這些知識程度并不高的一群人是如何成就事業的呢?我也聯系到我國古代流傳至今的名人,大多不是狀元,而是一群名落孫山的人,比如:曹雪芹、蒲松齡,乃至朱元璋、毛澤東這些政治人物,他們的“學歷”都遜于同齡人、同時代的人。當今的比爾蓋茨、馬云等大企業家,也都沒有很好的學歷背景。這種現實,與芒格所說的他所見過的聰明人和成功人士無一例外的都是愛讀書的人,是不是有些矛盾呢?

                                      但是,細究之后,我發現了褚時健等成功人士都具有幾個特點:1、“無知者無畏”。當然,這是從褒義的角度講的。因為早期受教育不足,專業知識不夠,于是,顧慮就少,敢闖敢干。2、這些人都愛思考,都有堅強的意志和極大的毅力以及持之以恒的精神。3、這些人先天不足,但后天都愛學習,而且,活到老,學到老。毛澤東在馬背上都看書就是例子。愛讀書與高學歷無關。如果我的觀點是對的,那么,無論是你受過良好的教育還是先天不足,都應該從這些人身上悟到成功的秘笈,并應用之。

                                      3月2日,我在馬老的陪同下參觀了褚馬柑園之后,原本說繼續陪我一起參觀擬建的褚馬特色小鎮的馬老突然說她不能陪我了,因為褚老發燒了。但過不多久,她又趕來繼續陪我,并說褚老的燒退了,他只是因為吃得不合適而住院的,沒有大礙,很快就會回家。

                                      于是,參觀完了褚酒莊園,我就趕回北京。回京途中,我在想,褚酒莊園在短短的3年時間里就積累起了如此規模,實在令人感嘆,令人驚訝。但記得當時喻斌告訴說:“我總想快速發展起來,但褚老總是對我說‘滾雪球’”。也許喻斌是對的,因為他想趕在褚時健健在之時發揮他的品牌優勢;但也許褚時健更對,不積跬步無以至千里。即使沒有褚時健,學到了他的滾雪球的精神,任何人都可以做起事業啦!

                                      由于航班晚點,我于3月3凌晨才從褚酒莊園回到北京;3月4日上午,收到了出席“褚馬學院”成立儀式的邀請函,馬老曾邀請我出任院長,我說那不敢當,講講課可以。她說,那就請你當教授吧!我答應了。3月5日中午,我把在飛機上用手機寫的文章《從褚橙到褚柑再到褚酒》安排發表了。接著,就收到鋪天蓋地的信息,告知褚時健褚老逝世的噩耗。我不敢相信,因為此前褚老多次“被逝世”過。于是,我特地發微信向褚老夫人馬靜芬馬老的侄女馬佳確認。她回復:“是的,今天中午1:20”。因此,我滿眼淚奔。3月9日,在褚時健入土為安之日,我修改了這篇文章,祝愿褚時健褚老一路走好,天國繼續有您的傳奇、人間繼續有您的精神!

                                      2019年3月3日于CZ6160返回北京的航班上,3月8日晚修改于北京

                                    個人簡介
                                    前中國航油(新加坡)股份有限公司執行董事兼總裁。畢業于北大,曾就職于航空公司,后獲得中國政法大學國際法碩士學位。陳久霖執掌中國航油期間,除了使公司經營業績大有起色外,還策劃和主導了一系列收購兼并活動,為中國能源…
                                    每日關注 更多
                                    贊助商廣告
                                    新疆时时彩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