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br id="5p6n6"><address id="5p6n6"></address></nobr>

    <th id="5p6n6"></th>

      <nobr id="5p6n6"><menuitem id="5p6n6"><var id="5p6n6"></var></menuitem></nobr>

      <nobr id="5p6n6"></nobr>

      <address id="5p6n6"></address>

          <thead id="5p6n6"></thead>

          <sub id="5p6n6"><meter id="5p6n6"></meter></sub>

              <thead id="5p6n6"></thead>

              <nobr id="5p6n6"></nobr>
              <th id="5p6n6"><meter id="5p6n6"></meter></th>

              <sub id="5p6n6"><meter id="5p6n6"></meter></sub>

                    <thead id="5p6n6"></thead>

                    
                    

                        <th id="5p6n6"></th>

                              <output id="5p6n6"><em id="5p6n6"></em></output>

                                <nobr id="5p6n6"></nobr><form id="5p6n6"></form>

                                <th id="5p6n6"></th>

                                
                                <listing id="5p6n6"></listing><video id="5p6n6"></video>

                                <th id="5p6n6"><meter id="5p6n6"><dfn id="5p6n6"></dfn></meter></th>

                                <th id="5p6n6"></th>
                                <sub id="5p6n6"></sub>

                                  <nobr id="5p6n6"></nobr>

                                1. <dl id="5p6n6"></dl>
                                2. <dl id="5p6n6"><ins id="5p6n6"></ins></dl>

                                  1. 房地產稅首先是稅

                                    譚浩俊 原創 | 2019-03-11 12:32 | 收藏 | 投票 編輯推薦 焦點關注
                                    關鍵字:房地產稅 

                                      3月8日下午,十三屆全國人大二次會議上,全國人大常務委員會委員長栗戰書作關于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工作報告時指出,“集中力量落實好黨中央確立的重大立法事項,包括審議民法典,制定房地產稅法等……立法調研、起草,加緊工作,確保如期完成。”

                                      這也意味著,近年來一直提到、一直強調的房地產稅立法,將正式啟動立法調研工作,并有可能在任期內完成立法工作。因為,房地產稅要想正式出臺,首先必須在立法上予以保證,給予房地產稅法律支撐。否則,就無法上升到法律地位,而只能是普通的規章、制度等。盡管也屬于法律范疇,但規范性、強制性、約束性顯然比不上經過立法機關通過的法律。

                                      事實也是,房地產市場在經歷了相當一段時間的調控以后,無論從政府層面來看,還是從市場角度來看,都到了需要轉型的時候了。這些年依靠有形之手、政策之力推動的房地產市場調控,已經基本達到目的,不宜過度使用,尤其不宜長時間使用。否則,會產生相反的作用與效果。那么,房地產市場調控的手段,就要從注重短期利益、短期效果、短期效應向長期利益、長期效果、長期效應轉變,由短效機制向長效機制轉型。給房地產市場立法,無疑是從短效機制向長效機制轉變最根本的手段和基礎。

                                      要知道,沒有長效機制手段,沒有法律的基礎和保證,市場就很難進入規范有序的發展軌道,就會容易受到外部因素的影響和沖擊,就容易出現波動。更重要的,市場對資源配置起決定性作用的機制就無法形成,市場體系也難以健全。那么,這個市場就永遠是不完善、不健康的市場,就無法進入到規范有序的軌道。

                                      需要注意的是,雖然房地產稅的指向是房地產市場,包括市場經營者、消費者、監管者以及市場本身等,都會受到房地產稅的制約,需要在房地產稅框架下運行。但是,房地產稅終究還是一項稅收,一種稅收制度,而不能簡單地將其理解成房地產市場的某項工作或某項內容。房地產稅,必須納入到整個稅收制度體系、進入稅收機制范疇。離開稅收體制和體系,房地產稅就無立足之地,也無生存必要。只有將房地產稅納入稅收體制范圍,并與其他稅收一直構成規范的稅收體系,房地產稅的作用才能真正得到發揮,功能才會有效。

                                      為什么重慶、上海的房地產稅試點不成功,特別是上海,完全稱不上試點。很重要的一個原因,就是只把房地產稅作為調控的一種手段,而非稅收體系的一項內容。在這樣的情況下,房地產稅就顯得有點孤掌難鳴、勢單力薄了。要想對房地產市場形成規范、有序、有力的作用,有點勉為其難。

                                      所以,面對房地產稅正式進入立法軌道,相關的調研、調查工作也將全面啟動,對房地產稅的認識也要同步提升。如果對房地產稅立法工作的認識不能到位,仍然把房地產稅看作是房地產市場調控的一種手段,那么,房地產稅就容易形成一種可利用的工具,被地方政府、相關職能部門,甚至開發商、炒房客等利用,導致稅收被利益集團綁架,最終使房地產稅失去應有的作用和效率。

                                      所以,房地產稅的立法工作,必須在立法機關的領導和指導下,由稅務機關來負責,住房保障、自然資源等部門,只能參與,并依據本部門工作的特點,站在市場和監管角度,提出意見和建議,而不能讓其成為部門法、部門規章、部門制度。否則,就很難有效發揮房地產稅的作用,很難讓房地產稅成為房地產市場長效管理的重要手段。

                                      而從目前的情況來看,很多人把房地產稅能否出臺,作為房價能否下降的希望。顯然,狹隘了房地產稅的內涵,狹隘了房地產稅的價值和意義。同時,也會導致房地產稅的作用難以正常發揮。對房地產稅來說,只有作為稅收范疇內的一項內容,并與其他稅收手段、政策手段、制度手段協調運行,才能真正有效地發揮作用,推動房地產市場進入長效管理軌道,建立真正有效的長效管理機制。

                                      也正因為如此,房地產稅立法,以及依據立法要求提出的房地產稅征管體系和機制,包括各種實施細則,就不可能太機械、太教條,而會依據實際需要,建立各種人性化的減免機制,如剛需,就極有可能免稅,而對多套房、尤其是炒房,則會在剔除剛性的情況下,課以重稅。顯然,這是完全符合廣大居民的共同意愿的,也是符合市場對房地產稅的期待和希望的。所以,一定要認清房地產稅的稅收屬性,而不是打壓房價屬性。

                                    個人簡介
                                    每日關注 更多
                                    贊助商廣告
                                    新疆时时彩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