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br id="5p6n6"><address id="5p6n6"></address></nobr>

    <th id="5p6n6"></th>

      <nobr id="5p6n6"><menuitem id="5p6n6"><var id="5p6n6"></var></menuitem></nobr>

      <nobr id="5p6n6"></nobr>

      <address id="5p6n6"></address>

          <thead id="5p6n6"></thead>

          <sub id="5p6n6"><meter id="5p6n6"></meter></sub>

              <thead id="5p6n6"></thead>

              <nobr id="5p6n6"></nobr>
              <th id="5p6n6"><meter id="5p6n6"></meter></th>

              <sub id="5p6n6"><meter id="5p6n6"></meter></sub>

                    <thead id="5p6n6"></thead>

                    
                    

                        <th id="5p6n6"></th>

                              <output id="5p6n6"><em id="5p6n6"></em></output>

                                <nobr id="5p6n6"></nobr><form id="5p6n6"></form>

                                <th id="5p6n6"></th>

                                
                                <listing id="5p6n6"></listing><video id="5p6n6"></video>

                                <th id="5p6n6"><meter id="5p6n6"><dfn id="5p6n6"></dfn></meter></th>

                                <th id="5p6n6"></th>
                                <sub id="5p6n6"></sub>

                                  <nobr id="5p6n6"></nobr>

                                1. <dl id="5p6n6"></dl>
                                2. <dl id="5p6n6"><ins id="5p6n6"></ins></dl>

                                  1. 取消贷款基准利率后,贷款应如何定价?

                                    盛松成 原创 | 2019-03-11 13:32 | 收藏 | 投票 编辑推荐
                                    关键字:贷款基准利率 

                                      李克强总理在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深化利率市场化改革,降低实际利率水平”,“着力缓解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改革完善货币信贷投放机制,适时运用存款准备金率、利率等数量和价格手段,引导金融机构扩大信贷投放、降低贷款成本,精准有效支持实体经济”。

                                      “利率并轨”可能是利率市场化改革的“最后一公里“,或者说,是疏通货币政策传导的一个重要环节。由于我国存贷款基准利率与公开市场操作利率分别对应信贷市场和货币市场调控,两个市场的利率运行实际上是“双轨”制。利率市场化改革能通过取消贷款基准利率实现并轨吗?取消贷款基准利率能实现降低企业融资成本的目标吗?

                                      3月8日,在上海交通大学上海高级金融学院等共同主办的“全球金融格局变化和中国金融改革”报告会上,上海市人民政府?#38382;隆?#20013;国人民银行调查统计司原司长盛松成表示,降低实际贷款利率水平,不是央行规定降低就能降低,而是需要通过利率市场化改革、借助市场的力量来实现。当然,旨在利率“并轨”的市场化改革能否实现宏观调控的现实要求,缓解企业融难、融资贵,还需要深入研究。

                                      目前我国货币政策传导主要涉及四种利率

                                      盛松成表示,中国的利率体系非常复杂,按照从货币政策调控传导至实体经济贷款的秩序来划分,大致可归纳为以?#24405;?#31867;: 

                                      首先是央行货币政策操作利率,例如公开市场操作的正、逆回购利率,再贷款、再贴现利率,MLF等新型货币政策工具的操作利率?#21462;?#20030;例来说,目前我国一年期中期借贷便利(MLF)利率为3.3%,而去年为支?#20013;?#24494;企业和民营企业融?#24066;?#21019;设的定向中期借贷便利(TMLF)的操作利率比MLF利率优惠15个基点,目前为3.15%。

                                      第二是货币市场利率,目前已经实现了市场化,主要包括银行间存款类机构质押?#20132;?#36141;利率(如DR007就是银行间市场存款类金融机构之间以利率债为质押的7天期加权平均回购利率)、银行间质押?#20132;?#36141;利率(如R007就是银行间市场各种金融机构之间的7天期加权平均回购利率)及金融机构同业之间的拆借利率(与回购利率的区别是没有抵押品,如上海银行间市场同业拆借利率SHIBOR是由信用等级较高的银行组团报出的同业拆出利率)。

                                      第三是央行规定的存贷款基准利率,2015年10月调整了以后至今没变过。我们熟悉的活期存款基准利率是0.35%,1年期定期存款为1.5%,贷款基准利率从6个月到5年以上则是4.35%-4.9%。

                                      第四是信贷市场利率,也就是商业银行向企业和个人等实体发放贷款的利率,目前绝大部?#20540;?#36151;款利率是商业银行在贷款基准利率的基础上以一定幅度的浮动形成的。

                                      央行政策利率向信贷利率传导不够畅通

                                      盛松成指出,2018年下半年以来,央行实施了一系列逆周期调节政策。一般而言,央行的货币政策操作会影响货币市场利率,再影响实体经济利率,但从实际情况看,目前我国货币市场利率向信贷利率的传导?#32531;?#30021;通。

                                      从货币市场利率来看,去年12月同业拆借加权平均利率为2.57%,质押?#20132;?#36141;加权平均利率为2.68%,分别比上年同期低了0.34个和0.43个百?#20540;恪?#32780;去年四季度金融机构一般贷款加权平均利率为5.91%,比上年同期提高了0.11个百?#20540;恪?#20026;什么会出现货币政策传导的这一问题?

                                      盛松成指出,在存贷款基准利率的机制下,由于商业银行贷款主要参照贷款基准利率,目前货币市场利率较低而贷款基准利率维持不变,商业银行缺乏下调贷款利率的动力,因为可以获得较高的息差收入,这往往强化了贷款利率刚性。这也是利率“并轨”的一个背景。去年4月份,央行行长易纲在博鳌亚洲论?#25104;?#25552;出,有必要让存贷款利率和货币市场利率这两轨逐步统一。

                                      利率并轨还需要考虑哪些问题

                                      就深化利率市场化改革、实施利率并轨需要深入考虑的问题,盛松成归纳了4个方面。

                                      第一,长期改革目标?#25237;?#26399;政策要求之间的关系。

                                      利率市场化是中国金融改革的一个长期目标,而缓解企业融资难、融资贵是当前宏观调控的现实要求。盛松成指出,这两个要求不一定完全一致。如果取消贷款基准利率,能否落实短期政策要求,还需要研究。目前货币政策传导不够通畅,与银行的风险偏好下降有关。为什么?最近两年经济下行压力比较大,这导致银行风险偏好的下降,银行不愿意放贷,尤其不愿意给风险比较大的中小企业贷款。取消贷款基准利率未必能马上解决这些问题。

                                      而随着金融去杠杆、表外融资表内化,银行资产负债表不断扩张,银行的资本?#38469;?#20250;增强,由此抑制了银行进一步增加贷款。当然,最近一两个月,表外融资已经有所恢复。

                                      盛松成还提出一个观点,解决小微企业融资难是比解决融资贵更迫切的问题。如果融资难融资贵这两个问题只能解决其中的一个,绝大多数小微企业都会选择首先解决融资难问题,因为钱贷不到,融资难问题都解决不了,也就无所谓解决融资贵的问题了。融资难融资贵都要解决,这是很不容易的。

                                      第二,人民币贷款新的定价基准。

                                      若取消贷款基准利率,贷款应如何定价?盛松成表示,现在主要有两种观点。

                                      一种观点认为,新增贷款利率挂钩货币市场利率,如银行间存款类机构质押?#20132;?#36141;利率DR、上海银行间同业拆借利率SHIBOR?#21462;?#36825;一挂钩能?#20174;?#30495;实的资金成本和贷款的供需状况,但这种方法的缺点是,信贷市场利率波动性可能加大,因为货币市场利率的波动性一般比较大。

                                      另一种观点则认为,通过贷款基础利率(Loan Prime Rate,LPR)来定价,即商业银行发放贷款时的利率,可以根据实际情况,在其最优质客户的贷款利率(LPR)基础上加点生成。这一方法有利于信贷市场利率的稳定。但是LPR的变动相对迟缓,由此可能削弱货币政策的传导。尽管LPR是全世界都在用的,如美国、日本、我国香港地区都在用,但LPR的运行效果并不理想。这些国家和地区的贷款利率大部分并不通过LPR来确定。我国2013年启动LPR报价以来,LPR和贷款基准利率的变动几乎同步,最近几年甚至完全一样,所以LPR意义就不大了,几乎就是贷款基准利率。如果利率并轨后要更好地发挥LPR的定价作用,还需要完善其运行机制。

                                      盛松成说,利率政策是货币政策决策中最困难的部分。从亚当·斯密开始,一直到现在,几乎所有的经济学家对于利率都有?#32422;?#30340;观点,说明利率问题很复杂。如果“两轨并一轨”这一步能够走好,我国的利率市场化改革将基本完成。在改革的实际?#24179;?#20013;,对于不同的定价基准,可以考虑让不同的利率基准并存一?#38382;?#38388;,由市场来选择。央行可以鼓励商业银行为客户提供多个选择,从而?#19994;?#26356;合适的定价方式和基准。

                                      第三,贷款利率市场化与存款利率市场化的协调?#24179;?/strong>

                                      我国?#24179;?#21033;率市场化改革的经验是先贷款、后存款。如果将取消贷款基准利率作为利率并轨的第一步,还需要考虑银行负债端的情况。因为在现实当中,银行负债(存款)结构会影响银行资产端的贷款定价。若取消贷款基准利率,对贷款采用市场化定价,而存款?#24895;?#25454;存款基准利率进行定价,这?#25237;?#21830;业银行自身的资产负债管理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商业银行资产端的定价与负债端的成本是联动的,所以两者是需要协调?#24179;?#30340;。

                                      第四,利率并轨后央行货币政策的传导。

                                      如果取消贷款基准利率,如何确保货币政策的有效传导?是否需要将某一种货币市场利率作为货币政策中介目标?我国政策利率传导至实体贷款利率面临诸多摩擦。虽?#29615;?#36798;国家也有摩擦,但我国的摩?#37327;?#33021;更大、更复杂,例如,监管要求、政策调整等?#21462;?#36825;些因素在利率市场化改革中都要充分考虑。

                                      总而言之,取消贷款基准利率是利率市场化改革和疏通货币政策传导的重要步骤,需要解决的问题也很多,所以应该深入研究、稳步?#24179;?/p>

                                    个人简介
                                    1956年02月出生,中共党?#20445;?#21338;士,十一届全国人大代表。现任中国人民银行调查统计司司长。
                                    每日关注 更多
                                    盛松成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
                                    新疆时时彩开奖直播 淘宝快3规律 曾道人一码中特wap 海南七星彩开奖结果 急速赛车驾驶 1998彩票官网 67期六肖中特 一码中特提前公开验证 35选7号码预测 双色球基本走势图带连线图 老快3杀号定旦 江西时时彩杀号技巧 快乐12网上投注软件 香港赛马会lg 山东11选5一定牛推荐 图表走势一中彩大数据